????“今儿见大伯,你有点不对劲,怎么了?”

????宁馨皱着眉头半天没说话,不是不能说而是不知道该怎么说,她自己都没想明白呢,额头热了一下,她知道男人亲她了,犹如小猫一样往男人的怀里拱了拱,慢慢的说着:

????“我不知道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,我今天跟大伯说话的时候,明显感觉到了云泽轩的气味!”

????“什么?”

????很显然宁馨的话让云爷儿愣了一下,云泽轩的气味?什么意思,他知道他的女人鼻子很灵光,可是……云泽轩不是死了吗?

????“没错,一定是这样的,云泽轩他没死,他绝对还活着,我敢肯定。”

????男人越来越疑惑了,低头看着她,一脸的茫然,没有说话等着她的继续。

????“老公,你知道的我的鼻子很灵光,所以任何一个味道哪怕很细微我都是闻得到的,大伯三十的时候一共换了三套衣服回了三趟家,你还记得吧,我觉得死在直升机的那个不是云泽轩而是消失了的黑虎,如果我的推断成立,那就能充分的说明了大伯的身上为什么有他的味道。”

????林泽跟云泽轩都是lz的鹰,而鹰对自己的鼻子这个功夫是都知道的,而且曾经也运用过,所以换三套衣服还真的能说明这个事情。

????云浩轩听完半天没说话,细想想她曾经纠结的那些个问题也不是没有道理,上了直升机之后,堂弟确实有些不一样,云家的家风很好,所以就算他再怎么恨自己,当两个人见面的时候,他绝对不会直呼其名,因为是多年的习惯。

????而那天他不仅一次的直呼自己的名字,虽然他全程说话、态度跟云泽轩如出一辙,可就这个名讳……如果泽轩真的活着,那么那天大伯的话就有理可查了,如果他活着,给他一个机会。

????看起来明天得去找大伯碰个面了,想到这儿,云爷儿又低头亲了一下女人的额头,扶着她躺下,关好灯这才开口说话,“这事儿我去处理,明儿我去找大伯聊会儿,你就乖乖在家吧,别胡思乱想,知道吗?”

????女人没说话只是淡淡的点头,心里却是翻江倒海,如果他真的还活着,那么这未来的日子里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吗?本来打算后天再把女儿送去幼儿园呆段时间的,想着三月份再送她,看起来一切都要提前了。

????一夜无话,第二天一早太子爷还是照常起床,然后穿衣、洗漱、吃早饭,由于宁思云不用去幼儿园,小妮子最近赖床的毛病很严重,天天都是必须8点才起床,馨姑娘还是照常的在楼下陪着老公吃早饭,送他去上班。

????太子爷临走的时候亲了一下女人的娇唇,然后上车走人,一天的工作开始了,调到后勤之后真的是没有那么多操心的事情了,这个地方虽然不至于让人很忙碌但是也不会让人很松散。

????二个小时后批阅完了所有下午要发出的物资之后,小小的歇了一会儿,一个上午的工作就算是完成了,看看时间上午十点半,拿起手机挂电话,响了好几声那边才接起来,

????“喂,浩轩啊!”

????“大伯,忙什么呢,这么久才接电话。”

????“没忙什么,怎么想起给大伯打电话了啊!”云天干笑了两声缓解气氛。

????“我现在没事儿了,半个小时后在你家楼下的茶楼见面吧,一会儿见。”云浩轩说着挂断电话,扣上帽子,穿上军绿色大衣出了办公室。

????小刘开车把他送到茶馆,就在门口等他,云爷儿下车进到茶馆要了一个包间,烧上水等着大伯,心里想了无数个他们爷儿俩见面的开场白,可惜一个、一个都被他自己给毙掉了,十分钟之后云天准时出现了。

????“呵呵……浩轩今儿兴致这么高,居然请大伯喝茶了?”云天笑呵呵的坐下,看着面前的大侄子。

????“嗯,咱爷俩今年过年都没怎么聊,趁着今儿我没事儿,过来找您聊会儿,大伯,喝茶!”说着把刚刚泡好的茶倒了一杯,推到他的面前。

????云天美滋滋的拿起杯子放在鼻子前面嗅了一下,然后满意的点头,“雪顶寒翠,好东西,不便宜,还是你小子懂我,哈哈……”老爷子也不客气吹了几下就喝尽了嘴里。

????云浩轩看着大伯的举动,没有一丝异样,难道是自己这么多年都看错了,其实大伯很会伪装?还是说他跟媳妇儿都想错了?

????云天放下杯子看着面前的侄子,十分的坦然,好像根本没有任何异常,云爷儿也喝了一口茶,缓了缓,说:

????“大伯,今年过年的时候您有点反常啊,怎么了,跟侄子说说?”

????“没有了,就是有些想你堂弟而已,唉!老了,就念情了。”

????云天的话滴水不漏,所有都归到想云泽轩的身上,很能说的过去,可是他更相信自己的媳妇儿,那妞儿的鼻子不会有错,当年刘雨瑶只是匆匆的在肖洒那里打了一个照面,她都能准确的闻出来。

????“大伯,我也不跟您绕圈儿,昨儿晚上咱们在冰雕那里见面,我媳妇儿闻到了你身上云泽轩的味道。”

????“啪——”

????紫砂的茶杯掉到了桌子上,所幸没有碎,云天歪着头看着面前的侄子,“你呢?”一句话,两个字,既没有回答也没有否认,只是问他的看法。

????云浩轩也很诚实,双手相互十指交叉,叹了口气说:“我相信宁馨的鼻子,她以前……”

????“呵呵……你都有了答案,又为何来问我?”云天还是打着太极拳,一脸淡然的笑着,没有任何不妥。

????云浩轩此时这心里真的有些疑惑了,可是宁馨的能耐自己了解,不会没事找事的说起云泽轩的,

????“大伯,我来问您,只是想知道答案,有,还是没有。”

????“那你信我说的?”

????“只要大伯把我还当成侄子,还当亲人,那么你说的我就信!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两个人僵持在这里,上不去、下不来,云天烦躁的自斟了一杯茶,一饮而尽之后,斩钉截铁的说:“没有!”

????云浩轩这心瞬间就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起来,大伯说没有,媳妇儿说有,信谁?一个是亲人,一个是爱人,自己也有判断,心里的天平在倾斜媳妇儿这边,可是大伯居然会说出没有两个字,难道他真的不把自己当亲人吗?又或者是真的没有?

????“小子,你信大伯吗?”

????“信!”虽然心里120个不相信,可是这嘴里还是说着信,因为他已经知道大伯在骗他了,只因他后面追问的那句话,不过他还是要这么说,他在赌,赌他在云天心里的位置,“大伯既然把我当成亲人,那么你的回答我就信。”

????“好!”云天不自在的把玩着杯子,话题很沉重,氛围很紧张。

????“大伯,跟你说个实话,这些日子我不停地再想,如果当初我跟泽轩我们兄弟俩从一开始就把心结全部打开的话,是不是就没有这段日子的这些事了,我们两兄弟都是不服输的性格,或许当初我谦让一些也就没事了。”

????云天听着这些话只是低着头玩弄杯子,没去看他,但是云浩轩这却是目不转睛的盯着他,可惜自己赌错了……

????“大伯还是那句话,如果泽轩还活着我会给他机会,保他一命,前提是他要想明白一切,我现在被调到了后勤这块儿,所以前线的事情我都不会再参与,如果泽轩还活着的话,我想告诉他一句话,那就是:好自为之!”

????云浩轩说着把帽子扣在头上,穿上军大衣,站起身走到门口,

????“哗啦——”

????拉门打开,转过头看着仍旧低头的大伯,皱了皱眉,说:“大伯,剩下的事情就顺其自然吧,一切都看老天的安排吧。”说着头也不回的走了,到了吧台把账结掉,坐上车子回了泉轩……

????云天在原位做了好一会儿,终于抬起了头,只是两行热泪滑了下来,看起来他是知道了,而且已经猜到……穿上厚厚的羽绒服,老人家站起身也出了茶馆,只是这背有些驼了……

????这,是他们爷俩最后一次心平气和的谈话,就在不久后的那天,他们的日子全部都变了,变了,一切都回不去了……

????那天的谈话没多久,宁馨就把宁思云送去了英才学校学前教育班,入学那天是他们两口子一起把人送去的,小思云除了兴奋更多的是期待,至于期待的是什么,可能只有她自己知道了。

????英才学校是全封闭教学体制,家长只有在带学生第一次入学的时候可以跟着进寝室,以后就再也不可以,一个宿舍只住四个人,房间却是很宽敞,太子爷抱着女儿搂着媳妇儿来到未来闺女住的窝。

????今儿是开学的前一天,所有新来报道的学生都在这一天由家长带着,三口人进到宿舍的时候,已经有两家在了,看着人家的穿着、说话的谈吐,就能知道不是一般的人。

????小思云被分到窗子左边的床铺,宁馨舍不得让孩子自己弄,全程自己亲手来帮着,太子爷把女儿放在窗台处做好,然后嘱咐着她,

????“angel,每天记得按时吃饭,不可以泛懒即不吃了知道吗?每周周日的时候记得给家里打电话,月底爹地来接你!”

????小家伙听得很认真,因为她知道一会儿父母走后,这里就只有自己了,所以她也出奇的乖巧,珍惜这剩下的时光,过了明天自己就是大孩子了,一切的事情都由自己来做。

????由于是冬天,孩子穿的衣服都比较厚,所以0-3年级会有专门的阿姨帮着洗冬天的衣服,夏天的衣服自理,四年级以后全程自理,宁馨铺好床之后,忽然有些不舍了。

????刚才那个老师讲着他们学校规矩的时候,真的有那么一丝冲动把孩子抱走,原本听人说过一些这个地方有多严格,可是没有想到上到学习教育、下到生活能力,真的是严苛教学啊。

????当然学校是不体罚学生的,这个也算是让他们都有了一颗定心丸,收拾好一切之后,家长统一要离开,余下的时间留给孩子,本来太子爷想偷偷的塞给女儿一些钱的,可是小家伙居然不要。

????之所以偷偷的是因为学校根本不让0-3年级的学生吃零食、花零用钱,每天的饭菜、水果是平均分配的,不会亏到任何一个学生,所以他们要钱也根本没用,

????所有的家长都在门口老师一遍又一遍的催促下,慢慢的离开宿舍,有很多的家长都是刚出宿舍门,在走廊就开始哭,孩子想出来可是却生生的被老师给阻隔,有点儿残忍,不过这也算是他们的一个特色吧。

????宁馨跟云爷儿是快步的出了英才学校,坐上车的时候馨姑娘受不了了,搂着男人的脖子放生开始哭,太舍不得了,孩子才那么小,来到这个学校就要受到一大堆的规矩去束缚,做父母的又怎么能舍得呢。

????太子爷这心里又何尝会好受,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地方是闺女自己选的,说什么他都不会同意让她过来,伸手轻轻的拍拍媳妇的背,温柔的哄着,

????“乖,别难过,每周她都打电话的,月底咱们把她接回来,如果她不想呆了那么咱们就不让她回来了,啊!别哭了。”

????馨姑娘哭的又岂止是这个呢,上次的事情他们已经基本可以确认云泽轩真的是活在世上,可是却不能去跟任何人说,只因当初他们在饭桌上答应了那个条件,云泽轩就跟一颗定时炸弹一样,谁知道他会什么时候炸裂。

????把孩子送到这儿也是无奈之举,稳定了好一会儿,馨姑娘目光呆滞的看着学校里面,隔着坚实的大门,摇了摇头,“老公,我们回家吧。”

????太子爷得到命令,一脚油门的开车回家,一路无话,两个人的心情都特别的沉重,平时都围绕他们各种撒娇的大女儿,就在今儿被生生的送到了那个严苛的学校里,所有的父母都会说什么严师出高徒,可是真到真章儿的时候,全都是扯淡了。

????停好车,两个人都是半天没有下车的意思,几分钟之后,两个人相视一笑,推门下车,十指相扣的进了屋子,

????“怎么到了半天都不进屋呢?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